首页 >> 历史

大夏王侯第二百四十九章怒火滔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2.08

大夏王侯 第二百四十九章 怒火滔天

;天辰城,一道素白的身影急速掠过,直接朝着将家赶去,行人只感觉到眼前白光一闪,便再也看不到任何踪影

将家在天辰城是真正的名门望族,非常醒目,宁辰很快就来到将家府邸之前,身形停下,看着门口的两位侍卫,平静道,“将心呢”

两位侍卫看着突然出现的身影,明显怔了一下,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将心在哪”

宁辰一步走上前,扣住左边的护卫脖子,态度明显冷漠下来

旁边的侍卫见状,立刻把刀斩来,然而,刀还没有落下,便被一股强大的气息震开,飞出数丈

“最后问你一遍,将心呢”宁辰眼睛微微眯起,闪过凛凛杀机

“被…被大长老关在府中的地牢里”侍卫吓的口齿不清,结结巴巴说道

宁辰挥手将侍卫甩到一边,迅速闯入将家府内

“大胆”门外的动静,显然已引起将家之中强者的注意,三位九品巅峰的强者走出,看着闯进来的人,眼中怒意升起

在这天辰城中,竟还有人胆敢闯将家,真是闲自己的命太长了

三位长老级别的人物出现,围上院中的素衣身影,让将家上下惊讶起来,来人到底是谁,竟一下惊动了三位长老

“让开”

宁辰眸光杀机凛冽,扫了一眼三人,冷声道

看着这无情的目光,三人顿感周身一阵寒意,他们自己都说不出什么,明明是后天九品,却有这么恐怖的压迫力

三人不敢再耽搁下去,先下手为强,三道凌厉的刀光斩落,冷锋夺目

宁辰心系将心安危,出手不再留情,手一握,一口艳刀从不远处的兵器架上飞来,急旋如风,三人手中的长刀咔地一声断裂,周身染血,砰然飞出

嘭嘭嘭,三声沉重的落地声响,震惊了在场每一个人

刀留一线生机,宁辰虽然心中带怒,但理智并未失,留了三人一命

将心是将家人,不到万不得已,他不能将事情做的太绝

素白身影消失在众人眼前,急速朝着地牢方向赶去

他刚才用灵识扫过,将心的气息确实在那里

然而,就在一刻,一道强悍的气息拦路,刀光凭空出现,逼命而来

宁辰反手艳刀迎上,铿然一声,激流震荡,不远处的一座假山砰然碎裂,砸落下方的水中

“大长老”

将家众人眼中闪过一抹喜色,既然大长老出现,这个胆大包天之人就不可能再继续猖狂下去

“你就是大长老”

宁辰听到这个称呼

,双眸眯了起来,他就是那个把将心关起来的人

事实不明,宁辰并不想多做纠缠,脚下一动,绕过眼前之人,继续朝地老掠去

大长老神色一凛,刚要阻拦,却发现人已过去,消失不见

将家地牢,宁辰走来,看守之人还未上前,便被气浪震飞出去

铁索连扣上,将心双手被缚,周身血迹斑驳,一身残破的白色衣衫,满是鞭痕和干涸的血迹

“师父”

看到来人,将心沙哑地喊了一声,久久撑持的内心终于软弱下来,泪如雨下

“没事了,师父来了”

宁辰看到后,只是轻声道了一句,挥手震断所有的铁索,旋即背起将心,一步步朝着外边走去

沉稳的步伐,一步又一步,宁辰的平静如此的异常,然而,走过之后,地上半躺的地牢守护却瑟瑟发抖起来,就如同看到最可怕的巨兽一般

黑发舞动,无风而起,出现地面的刹那,天际之上雷鸣大作,最强烈的杀气,竟然在天端凝形,化为巨大的异形大鹏,凶威冲天

“咔”

乌云蔽日,天色陡然黯淡下来,雷鸣震天,照亮了下方平静到可怕的年轻人

“你们,全都该死”

最平淡的话,却带着不容置疑地冰冷,失了冷静的宁辰,恢复最无情的一面,周身杀机如狂岚怒啸,震颤天地

压抑而又恐怖的气息,让在场每一个人直感浑身陷入冰窟,恐惧的闯不过气来

下一刻,素衣身影动了,艳刀扫过,大长老首当其冲,刀落,血飞,断臂

仅仅只是一招,迈入先天近百年的将家大长老被人断去了一臂,鲜血洒遍漫天

“你”

大长老又惊又怒,想要逃,然而,实力的绝对差距,让此念头变为妄想,艳刀挥斩间,又是一臂飞出

“尊主,救我”大长老恐惧极了,凄厉吼道

不远处,看到将家上空风云变幻的将华已在急速赶回,在听到这一声凄厉呼救后,更是再加快速度,身影急掠,冲向将家

“风尘,家中有变,为兄先行一步”

“恩”

乱风尘应了一声,心中却有着不放心,一同跟了上去

将家之中,大长老满脸恐惧,看着走来的年轻身影,不断地想拖延时间

“轰隆”

一声怒雷从天而降,劈在凝形的异形大鹏身上,登时天地失衡,响起刺耳的千鸟嘶鸣声

“滚”

宁辰抬头,眸中杀机闪过,艳刀迎上,一道刺眼的刀光划破长空,轰然撞向怒雷

双极对碰,雷光颤鸣,旋即砰然炸开,散于天地之间

就在这短暂的凝滞间,将华终于及时赶到,看到地上大长老的惨状后,怒上眉色,杀意上涌

“欺人太甚”

倾月刀出,刀光如神月落下,洒出一片耀眼月华

宁辰冷哼一声,反手艳刀迎上,轰然巨响,身下大地四分五裂

手上用力,刀光挥过,震开将华,宁辰身影一闪,走到远处,将背上的将心放下,旋即轻轻揉了揉小丫头的头发,轻声道,“在这等师父”

说完,宁辰转身一步步朝着将华走去

异形大鹏长鸣一声,散形没入前者体内,澎湃的气息不断在天地间充斥,惊天动地

“喝”

一声长喝,艳刀凝聚蓝色的光华,闪过众人眼前

月白与蓝色光华对碰,刀光流窜,不断四散开来

面对前所未有的大敌,将华丝毫不敢大意,功体全开,全力应付

刀与刀的交锋,快到让人眼花缭绕,眨眼之间已是数十招的凌厉逼命

宁辰身上出现道道刀痕,鲜血泊泊流出,染红素衣

反观之,将华身上就要好上很多,除了衣衫稍显凌乱,并未受什么伤

不过,将华的脸色并不轻松,反而十分凝重

有些不对劲,眼前之人似乎用刀不久,更像在故意隐藏什么

只是,这进步的速度着实惊人,短暂的交锋,已然极为快速地吸收着他的招式

就在将华思绪转动之时,一道红衣,红发的身影出现在战局之中,正是随后而来的乱风尘

“是你”

看着不远处的身影,乱风尘眸子眯起,开口道

虽然样子变了,但是气息不会骗人,定然是他没错

见到身份已暴露,宁辰也不再掩饰,挥手散去伪装,恢复本来面目

清秀而又年轻的面容,让在场众人心中一惊,立刻就想到了圣地的追杀令

“怕吗”宁辰回头,看了一眼将心,轻声道

“不怕”将心摇了摇头,回答道,不管师父是什么身份,她只知道,眼前的人是她的师父

“呵”宁辰轻笑一声,转过头,右手一挥,青墨自身后飞出,急旋间,布条碎裂,剑入手中

一剑在手的宁辰,周身气息刹那间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强大而又锋锐的剑意盘旋而上,萦绕天地之间,青墨剑上,凝上了霜华,寒意逼人

“华兄,这是圣地要的人,请让于风尘如何”

乱风尘手上折扇散形,化为一把血艳的虹刀,上前一步,开口道

“恕为兄难以从命,此人?大闹我将家,定然要由将家处置”将华无惧圣地名头,丝毫不退让,道

乱风尘眉头轻皱,缓缓道,“既然这样,就只能各凭本事了”

“正有此意”将华道了一句,话声落,身影已经消失,倾月刀挥洒,月华再现,熠熠生辉

乱风尘不愿将人让出,身影同时动了,虹刀满红,惊艳夺目

双强逼命,宁辰丝毫不惧,右使青墨战月华,左手艳刀对惊虹

刀锋泠摄魄,剑端悬命来,战复战,杀光漫天,面对之兵改刀为剑,将华立感压力倍增,刀式之间,唯有全神以对

另一边,虹刀艳刀相对,乱风尘同样感受到强大的压力,从将家刀意中脱胎而出的感悟,虽尚且生涩,但已渐渐显露出极为不凡的造诣

刀剑战双刀,剑光、刀光在倾眸间闪耀着夺目的光华,宁辰以一敌二,突破第三劫以来,首度全力施为,一身战意臻至人生最顶峰

艳刀,青墨之上火光四溅,冷锋交锋瞬息即逝,绝对的速度对决,虹刀挥过,一丝黑发飘落,反手迎上的艳刀,更是染上了一抹对手的红艳血光

五劫之境最强战,难以想象的巅峰之决,惊颤了将家人,更震惊了天辰城中的其余先天强者

三人气息全都臻至了顶峰,可怕的压迫力摧枯拉朽,周围房屋难承这恐怖力量,不断倒塌,尘沙漫天

...

...

嘉峪关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惠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渭南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汕头治包皮过长手术的医院
哈尔滨有癫痫病专科医院吗
贵阳癫痫主治医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